當前位置:主頁 > 會計知識 > 會計實務 > 正文

財務人員遭受電信詐騙給單位造成損失應根據過錯承擔賠償責任

時間:2016-12-29 17:37 作者:會計學習網 次閱讀

【內容概況】財務人員遭受電信詐騙給單位造成損失應根據過錯承擔賠償責任 裁判要旨 勞動者在履行職務行為過程中,因本人過錯違反勞動合同相關約定,給用人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勞動者應當根據其過錯大小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案情 張小平系壹鴻公司會計,黃玲琳系壹鴻公......

 財務人員遭受電信詐騙給單位造成損失應根據過錯承擔賠償責任

裁判要旨

勞動者在履行職務行為過程中,因本人過錯違反勞動合同相關約定,給用人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勞動者應當根據其過錯大小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案情

張小平系壹鴻公司會計,黃玲琳系壹鴻公司出納兼辦公室行政職務,兩人與壹鴻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中均約定,工作期間因勞動者違反法律、法規、公司勞動紀律及規章制度、工作崗位責任要求,給公司或第三方造成經濟損失,勞動者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2015年6月2日上午,張小平的QQ號碼疑似被盜無法正常登錄,后經申訴找回。當日15時01分,昵稱為壹鴻公司“肖曉玲董事長”的QQ號碼將張小平加入一新建討論組,并讓張小平將黃玲琳拉進該討論組。在討論組中,“肖曉玲董事長”安排黃玲琳和張小平向“深圳壹鴻公司”轉賬48萬元。黃玲琳用壹鴻公司以其私人賬戶開戶的銀行卡內的資金,通過網上銀行完成轉賬。之后,黃玲琳又按照“肖曉玲董事長”的指示向“王某”的賬戶轉入19萬元。轉賬完畢后,黃玲琳感覺異常,打電話向壹鴻公司法定代表人肖曉玲確認,知受騙,遂向公安機關報案。壹鴻公司起訴認為張小平、黃玲琳履行職務中存在重大過失,應共同賠償壹鴻公司經濟損失67萬元。

裁判

重慶市渝北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工資支付暫行規定》第十六條的規定和勞動合同的約定,張小平和黃玲琳輕信冒充壹鴻公司董事長的QQ號碼的指示,未盡到財務人員的謹慎和合理注意、核實義務,未履行基本的審批手續,擅自將壹鴻公司款項67萬元轉至他人賬戶,造成公司錢款暫時無法追回,具有重大過失,構成嚴重失職,應當承擔一定賠償責任。壹鴻公司將公司款項存放于黃玲琳的私人賬戶,違反了基本的財務管理制度,財務管理較為混亂,應當自行承擔一定責任。綜上,酌情確定由張小平、黃玲琳承擔20%的賠償責任,共同賠償壹鴻公司經濟損失13.4萬元。

壹鴻公司、張小平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雖然張小平與黃玲琳的過錯共同造成壹鴻公司損失發生,但由于二人在公司日常款項支出流程中的主要職責存在區別,因此過錯程度也有所不同,應根據其各自的具體過錯、過錯大小,以及其過錯與損失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分別承擔相應責任。故改判張小平、黃玲琳各自承擔20%賠償責任中的一半,即各自承擔6.7萬元的賠償責任。

評析

1.勞動者對用人單位承擔賠償責任的依據

關于勞動者對用人單位承擔賠償責任,目前勞動法、勞動合同法規定了兩種情形:一是違反規定解除勞動合同,二是違反勞動合同中約定的保密義務或者競業限制。上述兩種情況都以給用人單位造成損失為必要條件,但對勞動者履行職務存在過失造成用人單位損失,應否承擔賠償責任并未予以明確。《工資支付暫行規定》第十六條規定:“因勞動者本人原因給用人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用人單位可按照勞動合同的約定要求其賠償經濟損失。”綜上,勞動者對用人單位承擔賠償責任的依據應包括法律規定和勞動合同約定。本案中,張小平、黃玲琳作為財務這種特殊崗位的工作人員,均與壹鴻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約定了勞動者對用人單位承擔賠償責任的內容,且該規定并不存在用人單位借此免除自身法定責任,或排除勞動者法定權利的情況,故用人單位主張賠償損失有法定和約定的依據。

2.勞動者承擔賠償責任的認定

對勞動者履行職務行為的認定是確定賠償責任的前提。民事侵權糾紛領域,要依據歸責原則確定行為人應否承擔損害后果的賠償責任。

勞動關系中,由于勞動者較之用人單位處于弱勢地位,歸責原則的確立也應注重對勞動者的保護,因此不宜適用民事侵權領域的嚴格責任或過錯推定責任,可參照適用有利于保護勞動者的過錯責任原則。勞動者的過錯也應限于故意或重大過失,如果僅是輕微過失或疏忽,可考慮免除勞動者的賠償責任。對于勞動者過錯的證明責任應由用人單位承擔,由此提高用人單位的求償門檻。本案中,張小平和黃玲琳作為壹鴻公司的會計和出納,對公司的財務支出應當負有謹慎義務,但二人在款項的支付過程中沒有遵守財務工作要求,屬于合同約定的違反工作崗位責任要求的情況,可以認定二人具有重大過失。

3.勞動者承擔賠償責任的范圍

從法理角度考慮,規定勞動者的損害賠償責任,主要目的應包括兩方面:一是懲戒勞動者過失,補償單位損失;二是促進單位完善管理制度,規范日常經營。因此,如果將損失完全轉由勞動者承擔,則可能導致單位松懈自己的管理職責,不利于單位健全管理制度,對勞動者而言也有失公平。勞動者承擔賠償責任的范圍,既包括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責任比例,以及勞動者共同造成單位損失情況下責任比例的確定。在確定勞動者承擔責任范圍時,應綜合考慮勞動者的主觀過錯大小、收入情況、單位與勞動者之間就損害賠償的約定等因素。本案中,壹鴻公司財務管理方面存在疏漏,未建立規范的書面財務規章制度,且未遵守財務管理制度基本要求,將公司款項存放在黃玲琳私人賬戶,因此一、二審根據單位與勞動者各自的過錯,確定勞動者承擔20%賠償比例較為恰當。由于張小平和黃玲琳各自職務不同,雖然二人的行為相互結合導致本案損失發生,但二人對造成損失存在不同過錯,并能基于各自過錯分別實施行為,故應對二人承擔責任的比例加以劃分。

1
2
3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