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會計論文 > 正文

紫鑫藥業財務造假案例及手段分析

時間:2016-07-20 21:01 作者:會計學習網 次閱讀

【內容概況】紫鑫藥業財務造假案例及手段分析 吉林紫鑫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于1998年5月成立,是一家集科研、開發、生產、銷售、藥用動植物種養殖為一體的高科技股份制企業。2007年3月2日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紫鑫藥業自成立到上市以來,一直業績平平,但在2010年公司發布......

紫鑫藥業財務造假案例及手段分析
  吉林紫鑫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于1998年5月成立,是一家集科研、開發、生產、銷售、藥用動植物種養殖為一體的高科技股份制企業。2007年3月2日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紫鑫藥業自成立到上市以來,一直業績平平,但在2010年公司發布的年報中,業績開始一飛沖天,實現營業收入6.4億,同比增長151%,凈利潤1.73億,同比增長184% 。2011年上半年,紫鑫藥業再掀狂潮,實現營收3.7億元,凈利1.11億元,分別同比增長226%和325%。紫鑫亦憑借其驚人業績為眾多券商推薦,股價一路飆升。但好景不長,紫鑫藥業經營業績的爆升使得其被質疑偽造上下游客戶,虛構人參相關交易,前五大營業客戶均是“影子公司”,成為了投資市場惹人非議的焦點,被質疑是“第二個銀廣夏”。2011年10月19日,公司因涉嫌關聯交易違法違規行為,最終被證監會立案稽查。
  一、紫鑫藥業財務舞弊的主要手段
  1、關聯方交易舞弊——虛構下游客戶
  據紫鑫藥業2010 年年報,公司營業收入前五名客戶分別為四川平大生物制品有限責任公司、亳州千草藥業飲品廠、吉林正德藥業有限公司、通化立發人參貿易有限公司、通化文博人參貿易有限公司。這五家公司在2010年一共為紫鑫藥業帶來2.3億的營業收入,占紫鑫藥業當年營業收入的比例為36%。但是根據紫鑫藥業歷年的定期報告,上述公司均未曾被披露。而對比2009 年年報,紫鑫藥業前五名客戶累計采購金額不足2700 萬元,僅占當年營業收入的10%。而同樣在業績暴增的2010年,五大客戶“橫空出世”,且其背景也頗為“神秘”。
  上海證券報的記者經過調查大量信息后發現,這幾大客戶與紫鑫藥業存在諸多聯系。他們在名稱、注冊時間、地點、注冊資金、聯系電話等信息上竟然極其相似,令人猜疑。多家公司被證實與紫鑫藥業存在密切的關聯關系,而紫鑫藥業的董事長郭春生正是將他們關聯到一起的紐帶。
  第一大客戶:四川平大生物制品有限責任公司。
  紫鑫藥業2010年年報顯示,四川平大生物制品有限責任公司是第一大客戶,共采購了7068.58 萬元產品,占全部營業收入的11%。同時,再看應收賬款余額,平大生物并未在其中,說明這7068.58萬元采購款全額付清。但是截至2010年12月31日,平大生物總資產9716萬元,所有者權益4604萬元,2010年實現主營業務收入3011萬元,實現凈利潤279.6萬元。由此看來,平大生物2010年要拿出7000多萬元采購紫鑫藥業產品,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第二大客戶:亳州千草藥業飲片廠——被紫鑫藥業隱匿的子公司。
  紫鑫藥業2010年年報披露,亳州千草藥業飲片廠是紫鑫藥業2010年第二大客戶,為其貢獻營業收入6890.6萬元,占紫鑫藥業當年總營業收入的10.73%。上海證券報記者多方調查核實后發現,這家公司的第一大股東竟然是紫鑫藥業全資子公司吉林草還丹藥業有限公司。換言之,亳州千草藥業飲片廠實際上是紫鑫藥業的孫公司。將孫公司列為第二大客戶,且刻意隱瞞如此密切的關聯關系,紫鑫藥業可謂用心良苦。
  第三大客戶:吉林正德藥業。
  作為紫鑫藥業第三大客戶的吉林正德藥業在2010年為紫鑫藥業貢獻了6113萬的營業收入,該公司前身為“延邊格潤日化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7 月,延邊格潤日化用品有限公司注冊地址為“吉林省圖們市合水街2 號”,與紫鑫圖們藥業地址一致。
  第一大客戶與紫鑫藥業有諸多淵源,第二大客戶為其孫公司,第三大客戶也與公司有密切的關聯關系。稍微梳理便不難看出,多家大客戶與紫鑫藥業本身極具牽連,無處不顯現著紫鑫藥業的影子。那么紫鑫藥業突起的驚人業績,顯而易見都是通過關聯方交易舞弊制造而成。
  2、關聯方交易舞弊——虛構上游供應商
  除了下游客戶為紫鑫藥業的關聯企業外,其上流供應商與紫鑫藥業也具有千絲萬縷的關聯關系。紫鑫藥業的上游客戶——“延邊嘉益”、“延邊耀宇”、“延邊欣鑫”、“延邊勁輝”這4 家人參貿易公司引起了外界的高度懷疑。他們的成立時間、經營范圍、公司住所具有很高的相似性:均成立于2010 年,經營范圍同為“人參及人參粗加工”,最初的住所也均在延邊州新興工業集中區。最終控制方均為郭春生。這些公司的注冊、變更、高管、股東等信息中都很難忽略紫鑫藥業及其關聯方的影子,但這些并未在紫鑫藥業的年報中充分披露。
  從資金流看,參照紫鑫藥業2010年度報告,公司在2009年曾提前預付“延邊系”公司合計高達2億元的人參采購款。經過梳理,紫鑫藥業的財務舞弊線條逐漸清晰起來。由于其上游供應商和下游客戶均實際為紫鑫藥業控制,當紫鑫藥業將用于采購原材料的款項交付給“延邊系”四公司之后,“延邊系”再通過各種投資渠道將資金轉移到“通化系各公司”,再由“通化系各公司”將資金用于采購紫鑫藥業的產品,因此紫鑫藥業的收入實際上是由其本身自由調節和控制的。這種形式的自買自賣使得財務數據存在很大的舞弊風險,即使存在銷售事實,款項和實物交付都已實際發生,但是未如實披露關聯交易,依然具有財務舞弊的嫌疑。然而,紫鑫藥業與“通化系”及“延邊系”的交易幾乎主導其生產經營的大部分,但卻未并如實披露與“通化系”及“延邊系”的關聯關系,當中原因是否為財務舞弊便不想而知了。
  3、通過生產經營活動舞弊——利用資產購置舞弊
  據紫鑫藥業披露,2010年在資本市場融資10億,6.2億投資用于采購加工人參原料,在吉林省人參主要產區建立了四個加工基地。公司沒有披露這些土地是否適合種植人參。如果這些土地并不適合種植人參,那么很可能是公司把資金放入個人口袋的“出口”。中準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審計報告指出:“報告期內紫鑫藥業購入野山參8299.75克,財務報表列報金額13643.9萬元,其中9143.9萬元的野山參未取得采購發票,該部分存貨占期末資產總額的3.28%,由于此部分野山參未獲取合規入賬憑證,加之野山參貨品的特殊性,目前尚未形成公開的令人信服的市場交易報價體系,亦無價值認定權威機構或部門,因此我們無法判定公司對該等存貨認定的恰當性。”紫鑫藥業董事會在2012年一季報中說明:“因為野山參貨品的特殊性,當地稅務部門也在積極尋找野山參公允價值的認定,在取得公司采購野山參價格合理性的認定后將為公司開具農產品收購發票。公司董事會已責成公司管理層同野山參客戶及需求者聯絡,盡快完成銷售,以實現野山參公允價值的認定。”而對于“公司采購野山參價格合理性”,一季報只字未作解釋。對于未取得合規發票而入賬的人參存貨,其定價除了不公允的可能性之外,唯一的解釋是紫鑫藥業通過購置資產進行財務舞弊。   4、利潤差異失常——操縱會計利潤舞弊
  紫鑫藥業披露2011年度業績快報,預計2011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66億元。公司披露的2011年年報顯示,當年經審計的凈利潤為2.17億元。兩份報表中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前后竟然出現了近5000萬元的差額,數額之巨大,讓人無法不與財務造假相聯系。為此紫鑫藥業收到深圳證券交易所發出的《關于對吉林紫鑫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監管函》認定紫鑫藥業在年度業績披露上違反了深交所《股票上市規則》第2.1條和第11.3.7條的規定。在收到《監管函》之后,紫鑫藥業發布《關于2011年度業績快報存在的問題及整改措施的公告》。而對于出現利潤差異的原因,紫鑫藥業在公告中并未做出任何說明。
  5、利潤增長超常——虛增利潤舞弊
  紫鑫藥業2011年四個季度利潤呈直線上漲趨勢,由5000多萬猛增至20000多,凈利潤增長率之大,已遠遠超過同行業其他公司以及行業均值,如何解釋這種增長?通過以上對于紫鑫藥業與其上游供應商和下游客戶的復雜關聯關系來看,如此超常的利潤增長速度,極有可能是通過公司的自買自賣行為人為操縱。
  二、紫鑫藥業財務舞弊的原因
  1、外部原因分析
  紫鑫藥業財務舞弊充分暴露了證券市場存在“會計師和審計機構責任缺失”制度漏洞。紫鑫藥業所聘請的中準會計師事務所簽字注冊會計師在項目審計過程中未保持應有的職業懷疑態度,在審計程序的計劃和實施、審計證據的獲取和審計結論的形成等各方面都存在失誤和不當行為。在初步業務活動、風險評估過程的執行方面存在不足。在對收入、關聯方交易、預付賬款未獲取適當充分的審計證據的情況下對紫鑫藥業的年報出具了標準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違反了中國注冊會計師審計準則和職業道德操守,是典型的審計失敗案。
  在綠大地、銀廣夏等財務舞弊案之后,紫鑫藥業的財務舞弊再一次揭露了證券市場的監管失效,股市存在的制度漏洞亟待改善,證券市場的制度建設任重道遠。正是由于監管機構對于財務舞弊所造成的惡劣影響未形成足夠的重視,對其的處罰力度并未對上市公司起到有效的震懾作用才使得上市公司肆無忌憚,將財務舞弊愈演愈烈。
  2、內部原因分析
  (1)股權結構不合理,導致公司治理結構不完善。紫鑫藥業的前兩大股東分別是敦化市康平投資有限公司以及自然人股東仲維光。其中敦化市康平投資公司的三大股東均與紫鑫藥業的董事長郭春生有著特殊的親戚關系。不難發現,郭春生才是紫鑫藥業的實際控制人,掌握著紫鑫藥業的發展命脈。而第二大股東也與郭春生存在某種密切關系,因此紫鑫藥業的股權結構實際上是“一股獨大”,股東之間缺少利益制約,使得郭春生對公司的生產經營擁有絕對的決策權,給財務舞弊造成了可乘之機。
  (2)內部控制人明顯。公司受內部管理層的控制,使得股東的權利無形中被架空。紫鑫藥業董事長郭春生不僅是紫鑫的實際控制人,而且還兼任總經理,集控制權、執行權及監督權于一身,內部控制在這種情況下是失效的,不存在對公司高層管理者的控制,甚至方便了與管理層共同舞弊。因此出現令人驚奇的“延邊系”和“通化系”,通過自買自賣進行驚人的財務舞弊活動。
  (3)獨立董事沒有發揮應有的監督職能。事實上紫鑫藥業一直設有獨立董事,甚至還是會計、法律、醫學界的專業級權威人士。但是針對紫鑫藥業的“延邊系”、“通化系”頻繁關聯交易且涉及金額重大、會計數據反常,獨立董事對公司的決議并未提出意見,顯然不是其專業水平不足以發現問題,而根本是獨立董事未曾履行過監督職能。紫鑫藥業所謂的獨立董事,根本就形同虛設,使得財務舞弊的主導者肆無忌憚。
  (4)公司的內部監事會及審計部門虛有其名。正如獨立董事,公司的監事會及內審部門對于公司的財務及其他與公司管理相關的活動具有十分重要的監督作用,與獨立董事不同的是這兩個部門作為公司內部機構,對于公司的各項經濟活動理應比獨立董事更加了解也更容易發現問題,但是對于紫鑫藥業來說,這兩個部門反而并未形成紫鑫藥業財務舞弊的障礙。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可以理解為監事會和內審部門未履行其監督職能,甚至為財務舞弊提供了便利。
  【參考文獻】
  [1] 劉艷:上市公司財務舞弊解析及解決對策[J].會計師,2010(5).
  [2] 管新成:上市公司財務報告舞弊透析[J].會計之友,2007(6).

1
2
3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